您的位置:首页 » 国内粮食市场 » 正文

湖北新豆跌势“降临” 南北“老豆”稳中收官

2022-09-01 15:49来源:  粮油市场报

湖北新豆质价差异较大,终端市场倾向于选择南北产区“老豆”快速补给,在行情得到支撑的同时,“老豆”余量适时转化。政策性补贴令豆农吃上“定心丸”,南北“老豆”全面进入收尾阶段。

随着湖北新季大豆上市后的质量差异日益拉大,价格差距也较明显:优等级的初期豆源余量逐渐减少,目前行情进入“顶点”,流通变缓;而大量被产地称为“二三等”的豆源,实际上按国家质量标准,较大部分属于“等外粮”,这类豆源入市后价格分化较慢,与质量不匹配,市场流通迟缓。受此影响,终端市场偏向于南北产区“老豆”的快速补给,在行情得到支撑的同时,余量得到适时转化,南北“老豆”全面进入收尾阶段。

国储不间断的投放增加了市场有效供给,政策性补贴令豆农吃上“定心丸”,贸易商持有的少量豆源没有压力,行情波动已不明显。至此,历经坎坷的2021/2022年度豆市即将收官,各类经营主体已将目光转向新季大豆。近期除长江流域豆区外,各豆区大豆均进入产量形成关键期,未来天气仍存在较多不确定性,值得进一步观察。

湖北豆质量差异大   价格调整迫在眉睫

长江流域史上最长、最热的酷暑季终于在上周末解除,姗姗来迟的降雨对湖北在生大豆已经失去效用,产量结构全面形成,品质较差已基本定局。随着中熟豆上市范围扩大,区域间基本没有质量优劣势区分,被产区收购主体称为“二三级”的豆源仅占二至三成,其余均为等外粮。各地收购主体虽已分仓,但总体呈现质价背离,与陈豆和进口加拿大豆相比,质量失去较大优势;豆质与价格不匹配已使其失去需求市场,以致产区间收购主体相互观望。随着上市量日益增加,本周行情将会出现较大调整,否则,越推后越不利于豆源转化。

江汉平原的仙桃、潜江、天门、钟祥、沙洋、京山优质类“早熟537”和菜茬口“冀豆12”虽有少量余豆,但总体质量已不及初期,价格上冲至7360~7560元/吨后,市场再度产生观望。这类豆源在9月15日之前价格不会下行,产区收购商分仓存放,切忌赌市。9月中旬一旦外围大豆上市,现行价格的囤积豆将失去优势,成为终端市场的“储备”,未来行情不会比现行价格的大豆利润高。

上述区域的中熟豆已经进入收获高峰,受优质豆价格影响,这类中熟豆上市价格偏高,流通迟缓,难以承载大量上市的压力。上周末,收购主体已经产生观望,大幅增仓的欲望减弱。

长江沿线的石首、公安、洪湖、监利、江陵及毗邻的湖南常德、益阳等地“杂花豆”收获面积不断扩大,面对质量的差异,收购商除适度挑选收购部分手工豆源和极少量能“看上眼”的机收豆外,大多数收购网点不愿过多留粮。至上周末,这类豆源主流装车价已由7160~7200元/吨跌至6960~7000元/吨,且呈有价无市状态。

随着豆源上市量加大和质量进一步下降,大多数豆源或是蛋白企业的原料,但青籽率占比较大,油、粕色泽灰暗,能否被接纳仍然未知。能够作商品流通的豆源主流价格若不跌破6600元/吨,市场需求仍将较弱,较大数量的“等外豆”价格在6000元/吨的可能性较大。“五花八门”的质量,“三六九等”的价格,不仅使产区收购主体“眼花缭乱”,即便买主深入产区多方考察,也会如“雾里看花”似地“举棋不定”。价格是质量和需求决定的,不宜拿优质豆的价格坚挺,去看待这类差异性较大的豆源行情。

最早入市的优质类豆源需求范围是广西、广东、湖南、江西和湖北本省,因优质豆进入市场后与现在这类豆源相比差距较大,大多卖过优质豆的市场均不愿接受现在这种豆质。部分能进入江、浙、沪、闽的豆源,经营主体却对现行价格不适应,接受度是产区能达标的大豆价格6600~6700元/吨,质量稍次的随价格调整,云、贵、川及西北是近期消耗的主要市场。

受高温逼熟影响,部分品种的蛋白含量较之前有所下降,加上本周出现降雨后,晾晒指数偏低,未来收购主体将严格控制豆源水分。建议产区经营主体面对现实,尽快调整价格,减少进口豆挤占市场;否则,随着时间后移,外围豆区上市临近,市场超前观望,将严重制约消耗。

南北“老豆”关注渐淡   临尾行情稳中收官

备受黑龙江豆农期待的大豆种植补贴,于8月26日由该省财政厅公布,大豆生产者补贴标准为每亩248元,与去年持平;而玉米补贴仅为28元/亩,明显体现了政策性倾斜。在“老豆”临尾的此时,对豆市行情影响不明显,各类持豆主体余量较少,加上湖北新季豆质价不匹配,很大程度上减小了东北压力。国储陈豆继续拍卖,新季豆上市前余缺均不会体现,其行情将稳中收官。

上周,国储、地储国产陈豆以不同形式投拍三场,成交量大幅下降。其中,8月26日计划拍卖2.7283万吨,仅成交903吨,其余全面流拍;同日,进口大豆计划投拍50.11万吨,仅成交2.733万吨,市场需求明显下降。

东北产区大豆现货余量日益减少,距最早的新季豆上市仅有半个月时间,集中上市不足1个月,产区行情在没有压力的状态下平稳过渡。高蛋白豆源和分离的大粒型商品豆日益匮乏,主流装车价6460~6600元/吨,40%~41%蛋白含量的塔选商品豆装车价6360~6460元/吨;在国储拍卖支撑下,少量38.5%~39.5%蛋白含量的豆源装车价在6260~6300元/吨之间得到较好的转化。

本周起,受不同运输条件制约,运营周期较长的下游市场一边消耗库存,一边等待途中豆源,对产区的介入将陆续减少,铁路、水运输出量日益减少,采用汽车运输的多为距产区较近的需求端,对行情失去拉升动能。

关内的鲁、豫、皖豆区能作商品的豆源日益减少,主流行情6400~6600元/吨;部分劣变较重的豆源亏损惨重,只能流向小型油脂压榨作坊。上述豆区新季豆生产仍有不确定因素影响产量结构,高温热害影响较重的为安徽淮河以南区域,山东和河南大部主产区长势良好。

江苏豆区受高温影响,灾情“南重北轻”,面积增幅较大的河北豆区大豆生长良好。自8月下旬起,各地气温已回归常年均值,但部分地区有效降雨不明显。本周各地将迎来一次降雨,或对籽粒的形成带来利好。

终端市场利润微薄   不再看涨难以增仓

新季湖北豆上市价格“出手不凡”,不同品种质量差异较大;南北方“老豆”价格始终高企,进口豆“踩着”国产豆价运行,终端市场经营主体销售利润同样微薄。对豆制品需求较大的学校陆续迎来开学季,由于各类豆源供应充足,经营商失去看涨意向。往年此时,集中增仓将拉动豆市行情,今年却“静悄悄”地运营。

早先上市的湖北新产优质豆出现了“一步登天”的价格,若不是高温热害造成中晚熟品种产量、品质下降,优等豆源现行价格很难支撑。毗邻的湖南岳阳地区进口加拿大优质豆装车价6740~6800元/吨,感观较差的湖北中熟豆主流装车价6700~7100元/吨,仅从“卖相”上看,其价格低于“加豆”200元/吨时许多经营商也会放弃湖北豆经营。美湾大豆仅以5760~5800元/吨的价格供应南北方市场,加工市场会“就低不就高”地选择替代。

正常年份,高蛋白的湖北豆备受豆制品加工青睐,由于今年的气候条件恶化,目前许多区域上市的中熟豆蛋白含量不同程度下降。值得说明的是,大豆蛋白的合成不是单一的光照决定的,同时,要有适宜的温度和合理墒情等条件,才能产出优质的豆源,今年这种条件完全丧失。品质低劣,价格昂贵,终端市场在观望过程中加大替代,湖北产区的压力后移,积聚久了价格便会大幅下跌。建议市场稍安勿躁,产区的跌势开始来临,本周将会出现适宜的价格点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