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» 国际粮食市场 » 正文

预计2020年国际市场粮食价格总体略高 波动幅度收窄

2020-01-15 15:32来源: 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

2019年,受粮食市场供求略紧,以及全球经贸发展、气候变化等多种因素影响,国际粮食价格宽幅震荡,总体水平略低于上年。综合各方面因素判断,预计2020年国际粮食价格波动幅度将会收窄,总体水平将略高于上年。

 2019年,全球经济增长并不稳固,经贸关系复杂多变,地缘政治风险积聚,同时,还发生了全球几个粮食主产区气候出现异常等偶发性事件,市场炒作升温,推动国际粮食价格宽幅震荡,波动幅度和涉及品种都有所扩大。2019年,反映国际粮食价格水平的CRB粮食期货价格指数比上年略降0.98%,CRB粮食现货价格指数比上年略降1.45%。

 2019年国际粮食价格呈“跌-涨-跌-涨”型走势:前4个月,国际市场小麦、玉米、大豆、豆油价格均有不同程度下降;5月中下旬开始,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气温持续高于正常水平,美国中西部连续多雨,推动国际市场小麦、玉米价格单月上涨了15%,大豆价格涨幅也有所扩大;6月份开始,受供需关系偏松及美国农产品出口受阻等因素影响,粮食价格逐步回落;年底,受中美贸易关系略有缓和等因素影响,粮食价格又小幅回升。

 粮食市场:小麦价格略降,玉米价格上涨,大米价格走势分化,越南大米价格受前期我国限制进口影响,全年跌幅较大。芝加哥软红冬麦期货、玉米期货全年平均价格分别为181美元/吨、146美元/吨,分别比上年略降0.27%和上涨4.06%;泰国、越南破碎率5%大米价格分别为402美元/吨、347美元/吨,分别比上年下降1.77%、17.42%。

 油料油脂市场:全年芝加哥大豆、豆油期货价格分别为326美元/吨、29.1美分/磅,分别下降4.95%、2.79%;巴西市场大豆价格为355美元/吨,下降10.13%;马来西亚棕榈油价格先降后升,全年平均为522美元/吨,下降11.4%。

 展望2020年,除了供需形势这一主要因素外,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,仍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,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的特征更趋明显,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,这些都是影响包括粮食在内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重要因素。

 全球粮食供需紧平衡 但库存仍高

 农产品价格的变化主要取决于供求关系。从2020年情况来看,全球粮食总体产量明显提高,需求略有上升,产需关系由不足转为紧平衡,尤其是库存水平很高。

 美国农业部2019年12月份供需报告显示,2019/2020年度(10月/9月)全球小麦增产,玉米、大米减产,全球粮食总产量为26.66亿吨,比上年度提高1.41%;需求量为26.64亿吨,增加0.6%,当年粮食产量略高于需求量200万吨,而上年度为产低于需约1900万吨。同时,全球粮食期末库存水平在上年度下降后,本年度又明显上涨,预计期末库存上升1.66%,至7.99亿吨。库存消费比达到30%,与上年度持平,大幅高于国际公认的17%的安全线水平,将对国际粮价产生压制。

 新兴经济体带动全球经济弱复苏

 全球经济环境是影响大宗商品价格,尤其是期货价格的重要因素。近期许多机构对经济增长预期做了下调,主要结论是: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计与2019持平或略高;美国、中国经济增速将低于2019年;欧元区经济增速将高于2019年,新兴经济体带动全球微回升。

 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2019年11月21日发布的报告认为,贸易冲突、商业投资不振和持续的政治不确定性正在困扰着世界经济。全球经济增长正在面临陷入长期停滞的风险。经合组织称,2020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期从3%调降至2.9%,与2019年持平。这意味着今后两年的全球经济年度增长率都将维持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疲弱的态势。2020年和2021年美国经济增长维持2%,比2019年减少0.3个百分点。

世界银行认为,2020年新兴经济体将带动经济微回升。预计2020年全球增长率将微升至2.7%,比2019年提高0.1个百分点;2021年为2.8%。其中,美国由于2018年的减税刺激措施效果逐渐减弱,预计美国经济增长率将在2019年放缓至2.5%,并在2020年进一步减速至1.7%,2021年至1.6%;欧元区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从2018年的1.8%降至2019年的1.2%,到2020年和2021年,平均经济增长率预期在1.4%。

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10月发布的最新《世界经济展望》报告,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为3.4%,比上期下调了0.2个百分点,但高于2019年的3.0%。其中,美国经济增速为2.1%,上调0.2个百分点,但低于2019年的2.4%;中国经济增速为5.8%,低于2019年的6.1%。

 此外,最近以来,欧盟委员会、高盛、惠誉等机构对2020年全球经济做了0.1~0.2个百分点的下调。

 气候变化仍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

 当前,全球粮食市场仍是靠天吃饭,全球粮食主产区气候变化对粮食产量不仅产生直接影响,还会通过期货市场放大,影响粮食价格的变化。然而,依目前的科技水平,天气预报只能做到短期预测,最长也是3个月之内的预测。就2020年而言,全球气候中心认为,2020年太阳将进入不寻常且时间较长的“超安静模式”,太阳黑子活动将消失几年,2020年全球气候将开始“比往年变冷”,其对粮食生产造成的影响仍有待观察。

 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将会低于上年

 2018年后期开始,全球风险偏好出现逆转。2019年,在各类风险因素的影响下,市场情绪变得脆弱敏感,形成“金融-经济-商品”风险传导链条,大宗商品价格进入一个持续、反复的震荡调整期。

 经过一年来大宗商品价格大幅震荡,除非发生重大天气灾害等不可预测性事件,预计2020年,包括国际粮食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将会低于上年。一是市场对后期全球经济发展、经贸变化、地缘政治等方面的预期已经较为明显、一致,二是市场对全球风险传导链条更为熟知,情绪将更趋理性。

 美元继续强势 给商品市场添压力

 2018年美元指数比上年下降3.23%,2019年美元重返上升通道,前三季度美元震荡上行,四季度有所回落,美元指数全年平均为97.4点,水平较上年上涨4.07%。

 研究表明,主要由于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原因,长期来看,美元与全球经济增长呈现负相关:当全球经济受挫时美元展现上升趋势,而当全球经济增速加大时,美元指数表现下挫。预计2020年美元将继续震荡上涨。

 2019年12月底,荷兰合作银行表示,2020年前几个月,美元走势可能会强于市场预期,然后走软,但走软的幅度将低于市场预期。西太平洋银行也认为,2020年伊始美元将保持强势,然后下跌。巴克莱则预测,美元兑欧元在2020年全年都将上涨。巴克莱预期,欧元兑美元到2020年底将跌至1.07,较当前水平低约4%。

 综合来看,笔者预计2020年国际粮价将小幅波动,总体呈现“强-弱-强”的走势,全年国际市场粮食价格总体水平比2019年略涨3%左右。

 小麦市场:价格先弱后稳 总体低于上年

 从供需层面看,本年度全球小麦产量止跌转增,且增幅较大,库存水平较高。根据美国农业部最新报告,2019/2020年度全球小麦产量预计增加4.65%,达到7.65亿吨,当年过剩量1165万吨,而上年过剩量为521万吨;期末库存在上年下降后,本年度提高4.19%,至2.9亿吨;库存消费比38.4%,比上年提高0.7个百分点,大幅高于23%~26%的安全线。

 目前,各大机构还未对下年度小麦种植面积进行预测,从当前情况看,小麦种植面积会稳中略降,对2020年7月份以后小麦价格走势产生一定的支撑。总体看,2020年小麦价格将先弱后稳,总体水平将低于2019年。美国农业部预计,2019/2020年度美国农场小麦收购价为455美分/蒲式耳,比上年度下跌11.8%。

 玉米市场:库存水平较高 价格稳中略升

 从供需层面看,本年度全球玉米产量下降,库存水平较高,对价格升幅产生抑制。根据美国农业部最新的报告,2019/2020年度全球玉米产量预计减少1.13%,至11.09亿吨,年度需求量11.27亿吨,存在缺口1800万吨,而上年度缺口为2300万吨;本年度期末库存下跌5.83%,至3.01亿吨,库存消费比26.7%,玉米库存明显高于15%的安全线。预计2020年玉米价格稳中略升。美国农业部预计2019/2020年度美国农场玉米收购价为385美分/蒲式耳,比上年度上涨6.65%。

 大米市场:产量止跌转增 出口价格提升

 从供需层面看,本年度全球大米产量止跌转增,且增幅较大,库存水平较高。根据美国农业部最新的报告,2019/2020年度全球大米产量预计略减0.16%,至4.98亿吨,年度需求量4.94亿吨,过剩量457万吨,而上年度过剩量为1055万吨;期末库存继续提高2.6%,至1.78亿吨,库存消费比36%,比上年度提高0.5个百分点。

 泰国、越南的稻谷政策一直以来都是影响国际大米价格的重要因素。目前泰国、越南方面正在研究2020年的粮价政策,为获得稻农支持,预计该政策在支持和保护大米价格方面将较往年有所加码,对于出口价格将会有显著的提升作用。美国农业部预计,2019/2020年度美国农场大米收购价为13美元/英担,比上年度上涨5.69%。

 油料油脂市场:豆价或获支撑 油脂先涨后落

 大豆市场:从基本面看,本年度全球大豆产量止增转跌,且跌幅较大,库存水平下降。根据美国农业部最新的报告,2019/2020年度全球大豆产量预计下降5.78%,至3.37亿吨,年度需求量3.5亿吨,供需缺口1200万吨,而上年度过剩量为1485万吨;期末库存下降至0.96亿吨,库存消费比27.6%,比上年度下降4.3个百分点。

 大豆价格受中美贸易关系影响较大,目前来看,中美贸易摩擦正朝着缓和方向前进,尤其是预计进入2020年下半年,将对大豆价格产生较为明显的支持。美国农业部预计,2019/2020年度美国农场大豆收购价为885美分/蒲式耳,比上年度上涨4.36%;豆油价格为31美分/磅,上涨9.7%;豆粕价格为310美元/短吨,上涨0.65%。

 棕榈油市场预计将呈先涨后跌行情。目前,市场普遍认为2020年棕榈油产量将低于预期,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棕榈油库存快速下滑。《油世界》预计,在2019年10月到12月期间,以及2020年1月到6月期间,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将远远低于上年同期水平。

 11月21日,LMC国际公司董事长JamesFry预计,2020年全球棕榈油库存将会下滑,因为产量增长放慢,而东南亚地区的生物柴油强制掺混需求提高。预计2020年印度生物柴油需求将达到850万吨。到2020年第一季度,鹿特丹毛棕榈油价格将高于700美元/吨,第二季度将高于750美元/吨。2019年底,棕榈油价格已经呈现上升趋势,综合判断,预计2020年前期将延续上涨行情,此后价格将逐步回落。